【王龄松】历史深处,有一个固原美女的背影

来源:王龄松 2017-02-23 21:16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作为中国古代四大爱情传奇之一,千百年来一直广为传颂,和《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齐名华夏文明。

  一个爱情传奇能在千年内流传并不是偶然的。其必然源于故事本身代表了人类的美好愿望和价值追求。如今在彭阳县长城塬一带,孟姜女的传说和她留下的“送寒衣”的习俗依然得以保留和延续。在宁夏固原市彭阳县的长城塬,你可以尽情感受“孟姜女”的传说、美好与价值!

  考古证明:宁夏固原市境内的长城是战国秦长城,修筑于秦昭襄王执政时期。战国秦长城是由西吉县马莲乡马莲川河东北经巴都沟进入原州区张易镇樊西堡南侧。穿滴滴沟至孙家庄南;折向东,过海子峡河到吴庄西北,又折向北经枯井村,经明庄、海堡、郭庄北侧,在此分内外两道,外域从海堡开始,绕乔洼南王堡,经清水河,到郑家磨,又沿河岸南下至沙窝;内域经海堡向东,过清水河,也到沙窝,与内外长城会合。然后进入李家塔山,东南经水泉,吴沟村的蔡家洼,进入河川乡,东南行黄家河、骆驼河,又东南入彭阳县境内。

  彭阳县境内长城的两端东有孟家塬,西有姜家洼。这两个小山村和东山里的其他村庄一样“无山不峁,无峁不沟”。而在这两个村庄至今流传着“孟姜女”的传说和民歌。

  传说秦昭襄王时期,孟家塬有一农人善种南瓜。这一年他种的南瓜长得非常繁盛。姜家塬村的一老人在走亲戚时抱走了一只长相标志的南瓜。回到家忽听南瓜里传出一阵阵小孩的哭声,他们非常惊讶,便用刀把南瓜轻轻划开一看,呀!有个小女孩端坐其中,红红的脸蛋,圆嘟嘟的小嘴,很是惹人喜爱。姜家老婆婆一看,喜欢的不得了!可是孟家塬的亲戚一听南瓜里长出一个闺女来,孟家老汉非要不可,两家争执起来,一时间不可开交。到后来,只好请村里的长者来定夺。长者说:“你们两家谁说都有理,那么这南瓜里的闺女你们两家合养吧!”于是小姑娘便成了姜孟两家乃至两村的掌上明珠,取名孟姜女。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孟姜女一天天地长大了,她心灵手巧,聪明伶俐,知书达理,美丽异常,绣起花来来比织女,唱起歌来赛地雀,两个村的人视她如珍宝。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孟姜女和孟家塬村的万喜良喜结连理。不想秦始皇修筑长城经过固原已到彭阳,到处抓壮丁,三丁抽一,五丁抽二,黎民百姓怨声载道。可爱的孟姜女刚刚新婚燕尔,仍沉浸在喜悦之中,忽然大门被撞开,一群官兵冲进来,不由分说,把万喜良绳捆索绑就要带走,孟姜女急忙扑上去,被官兵一把推开,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君被官兵带走咧。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咧”自此孟姜女日夜思君不见君,茶不思、饭不想,忧伤不已。转眼冬天来了,大雪如山风似刀,孟姜女想丈夫修长城天寒地冻,无衣御寒,便日夜赶着缝制棉衣,边做边唱:“月儿弯弯分外明,孟姜女丈夫筑长城,哪怕万里迢迢路,送御寒衣是我情。月儿圆圆亮光光,姜女恨透秦始皇,要筑长城自己筑,为何害我喜良郎。”鸡叫三遍,棉衣已好,孟姜女背起行囊踏上路程。风餐露宿,不知饥渴,昼夜不停地往前赶,这一日终于来到了固原白马山下滴滴沟长城脚下。

  长城下民夫数以万计,到哪里去找呢?她逢人便打听,好心的民夫告诉她,万喜良早就劳累致死,被埋在长城里筑墙了。孟姜女一听,心如刀绞,便求好心的民工引路来到了万喜良被埋葬的长城下。尽历千难万险,到头来连丈夫的尸骨都找不到,怎不令人肝肠寸断,愈想愈悲,便向着长城昼夜痛哭,不饮不食,如啼血杜鹃,望月子规。这一悲恸感天动地,白云为之停步,百鸟为之噤声。孟姜女哭了三天三夜,忽听轰隆隆一阵山响,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长城崩倒了100多里,这才露出万喜良的尸骨。

  据考证:彭阳境内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姓万的人家比比皆是。在彭阳长城内外居住的人家至今保留着很多不同的风俗,农历十月初一,长城内的人家特别注重祭奠先亡之人,谓之“送寒衣”。每逢十月初一送寒衣,孟家、姜家的女子结伴而行。

  《送寒衣》歌中唱道:“正月里来是新年,家家户户都团圆,人家过年酒和肉,孟姜过年一杯茶。二月里来天气长,老龙抬头暖气扬,冰消雪化农时忙,秦始皇下令打城墙。三月里来三清明,家家户户上祖坟,人家上坟双双对,孟姜上坟独一人,……七月里来秋风凉,家家户户缝衣裳,人家缝衣有人穿,孟姜缝衣压柜箱,……十月里来十月一,家家户户送寒衣,左手端着浆凉水,右手拿着钱和纸。唉,一送送到长城外哟……”

  据考证:彭阳乃至整个固原至今还流传的一首民歌《孟姜女探夫》。歌中唱到“正月里探夫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人家夫妻团圆住,孟姜女丈夫造长城。……三月里探夫是清明,家家户户祭祖坟,人家祖坟飘白纸,万家的祖坟冷清清。……十月里探夫小阳春,想起我夫泪淋淋,心中只把秦皇恨,强迫我夫造长城。冬月探夫雪花飘,一心要把夫君找,长城天气多寒冷,我夫无衣命难熬。腊月探夫过年忙,家家户户喜洋洋,看看新春佳节到,孟姜女两眼泪汪汪。”

  行文至此,眼泪的花儿把心淹咧!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