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梅】等待马金莲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07-25 15:19

  去年秋日,读完马金莲的《长河》,那些鲜活的文字铺展开一条大河,等待已久的神韵似翻动的浪花,鼓涌着,洗涤着,让我们愈加深切地理解了一个民族,一个村庄和一个女人。突然意识到,我们一直在等待马金莲。  

  等待马金莲,等待的是文学的真实与沉稳。众声喧哗之中,罕见的是这位宁夏女子的沉静,她似乎更愿意做一个播撒种子,割完糜子,割荞麦的农人。她的心思在四季的村庄,春天的土地解冻,小河里的冰化开,向阳的田埂上冰草芽儿顶破地皮,冬季的村庄下雪了,雪花大而稀疏,一片一片轻飘飘沉甸甸;她的心思在她的父老乡亲,那些劳作了一辈子,坚忍的无常的生命,她从这些朝夕相处的亲人那里,领悟到生与死的高贵、美好,还有宁静。  

  等待的是人性的良善。在她笔下那个小村庄,人们互相分享人生的喜悦和苦难,即便是不懂事的娃娃,也知道老实厚道的人应当受到的尊重。九十一岁的老爷爷做了一辈子善事,他年轻时又曾受过一位老阿訇的恩惠,善良的光芒代代相传,温暖着平凡人生,使得孤独不再孤独,悲伤不再悲伤,苦难之中亦有希望。作为女性,她逼真地刻画母亲、女儿,描写暮色透过白雪缓缓降落,就像一个女人的怀抱,拥抱村庄和所有的悲欢。  

  等待的是自然纯真的美妙。她领悟到季节更替,候鸟来去,万物复苏的宏大和细微的美:在土路上跑来跑去的孩子,两弯儿细溜溜的眉毛,明亮羞怯的眼睛,像清亮的月牙儿,是那么美;即使那些邋遢、穷困的人,也透着朴实勤劳,让人愿意去亲近。她在生活中发现美,在笔下创造美,这时她又似乎是一位细心的画家,以天籁之笔,描绘人,景物,风,还有声音。  

  等待马金莲,常常等来她的一些消息,她做了妈妈,过着平凡的家常日子,住在简陋的房子里,锅里炕着土豆,床上躺着娃娃,一张低矮的桌子上铺着她的稿纸。这些年,《民族文学》好多次请她来参加笔会、培训班、改稿班,每次都听说她很高兴来,但每次都没来成。她只是发来作品,含着她朴素坚定的文学观,以及编辑向她索取的照片,遥远的带着略有羞涩的微笑。  

  《长河》的出现,是在意料之外,也是在意料之中。先是《民族文学》年度奖的评选中,几位著名评论家眼睛亮亮的评价;接着是《新华文摘》打来电话,问是否同意转载;再后来是2013全国中篇小说排行榜上位居榜首。  

  我们等到了更加沉稳、内敛、宁静,越来越丰富的马金莲。  

  还有更多的马金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