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序)》——王正儒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08-15 10:09

自古以来,一台亭榭、一弯瘦水、一抹夕阳、一觞流曲,在文人的抚摸和咏叹下,散发出的文化气息共同构筑了一札典籍、一册山河。人类的文化史便是经由这些个性鲜明的私人印记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无不透射出迷人的光泽,照耀你们,也照耀着我们,照耀着后来人。在解决自身矛盾的时候,或许能在烟雨般的文字里发现个人的悲欢和历史壮阔。

 

说说固原吧。

三千多年前,《诗经》记载了周王朝攻打猃狁民族的一场战争,“薄伐猃狁,至于大原”,由此,文化固原的符号就出现在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这个耀眼的瞬间,也是描摹记述固原最早的诗篇。

是的,固原是一垄诗歌的麦田,更是一坡散文的森林。

从岑参、王维,到斯文·赫定、谭嗣同、林则徐,到王洛宾、赛克、萧军,到李敬泽、雷达、舒婷等等,这些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或中原北上,或黄河西渡,或草原南下,或西出边塞,一路来到固原,或途经,或小息,那些长城、烽燧,那些青铜,残简,那些山岳、人民,便与他们同呼吸,同生长,结出了文化的果实。

远的不说,我们把目光定格在当代。

看看李敬泽笔下的原州。

再看看人邻、石舒清、郭文斌等的低吟浅唱。

这是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的最好实践。

 

再说说固原。

建设一个强大自信的文化固原,不仅需要名家大家的抒写关照,更需要本土的文学艺术工作者勤勉努力,立足固原,放眼全国,用个人的生命体验来表达人类共通的价值和经验,为当代文学和艺术贡献出我们的智慧,在同等的平台上,开启我们与世界之间的文明对话。

历史在选择着我们,我们也在选择着历史。

这个变革的时代,应当是诞生伟大文艺作品的时代。胸怀历史,拥抱当下,放眼未来,人民,唯有人民是我们无尽表达的源泉。俯下身去,深入泥土,用丰富的情感和丰满的形象,写出属于自己的固原故事、宁夏故事、中国故事。

关于固原的文学叙述,有些被记载,有些或消失,有些散落在各个类书刊中,编辑不免有挂一漏万之嫌,但我们已经努力了。应当说,这是一本散文的固原之书,人文的固原之书,文明的固原之书,以此献给曾经或现在生活在固原的人们,献给现在或将来阅读固原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