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袁伯诚《想固原 回固原》(中)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09-13 16:14

 

   袁伯诚  

  20世纪50年代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著有《中国学习通史》《蛮触斋诗文集》。     

   

  想固原 回固原(节选)

  2000年美国《侨报》(中文版)及香港《成报》都报道了“西海固文学”和“西海固作家群”。固原的作家群和诗人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全国一流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的有二十多人次,获得国家级省部级文学大奖的有十余人次。小说家郭文斌、了一容、石舒清的三篇佳作被收入《2000年中国年度最佳小说集》(短篇卷),火会亮、李方的小说也在全国文坛上崭露头角,他们的才华与成就让海内外投以赞叹的目光。而《六盘山》办得很有成就,“已经成为一份有影响的文学刊物”,百期的光辉业绩叫那些蜚声文坛的老大刊物“使旋其面目望注向若而叹”;“彼且奚适也”? 20 世纪以来形成的独特的西海固文学现象说明了什么?西海固地区在物质生活上被称为“贫困之冠”,但在文化、精神方面却是一方沃土。据说固原地区具有 200 多名作家(者)和诗人,年内创作出数千篇(首、部)作品,西海固文学多样化又为新观念、新层次、新水平提供了最佳的孕育生态环境,也是落实“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最有意义的实践成果。基础广大、创作多样化必然使西海固文学走向成熟和辉煌。这使我以无比兴奋的心情振臂为之欢呼。固原人不必再劝天公重抖擞,人才不是天上降下来的,而是从雨后沃土上春笋般地冒出来的!

  固原的文学艺术走向全国,意味着固原地区作家艺术家个性意识的觉醒、创新意识的觉醒、现代意识的觉醒。

  所谓没变,是说固原人文化性格中的阳刚、正大、实在、激烈、方正、生猛等品性没有变。固原是回族与汉族杂居的地方,这儿既有汉族的那种恪守礼法、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不激不励、内圣文雅等文化特征,打上“中和位育”的印记,也有回族人那种豪情激荡、荡然肆志、抗直不挠、折权卿相,所谓的“立谈死生,一诺千金重”的文化性格。回汉文化性格互补交融,求同存异,肝胆相照,在文化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型的时代,多元、众美并集是固原人文化性格不变之变的特征。

  走向现代化的固原,一方面是中国传统的力量非常雄厚博大,另一方面现代性的力量也非常强烈巨大,这两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必然会发生剧烈的碰撞,将不断地以现代与后现代、极端与多样冲击古老与封闭、中庸和单一,在融汇、转型中铸造出既有周秦地域特色又具有现代性的新固原,自主并辉煌于中国和世界的新世纪。

  我喜欢固原人文化性格中阳刚的一面,固原人的“阳刚”气有特定的内涵,考其源是从秦汉“游侠”一脉传下来的。司马迁说 :“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谋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我交的固原朋友、我教的固原学生多有这种“游侠”式的文化性格。我特别喜欢“栾布哭彭越,趣汤如归者”的“诚知所处”重义勇为的性格,我相信“侯之门仁义存”的说法,这可能与我在固原的遭遇经历大有关系。我在西吉因写诗写小说应了康生“利用小说反党也是一大发明”的谶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坐了四年监狱,就是靠一些具有侠肝义胆的友生营救平反的。对我来说,“何知仁义,已享有其利者为有德”而已。我不喜欢那些“曲中求直”而“与世沉浮以取荣名”的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