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南台《西海固人,警惕“忠厚”》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09-14 10:41

  

  南 台 

  宁夏海原人,专事喜剧小说创作,著有《一朝县令》《只好当官》等。

  西海固人,警惕“忠厚”  (节选)

  我不会忘记鲁迅,原因颇多,有一点比较特别,是因为他发明了“忠厚是无用的别名”,一想到这话,心里便受刺激,仿佛看见先生半眯着眼,撇着嘴角,一副不屑的冷面孔。

  秃子怕说“光”,细想,毛病其实出在自己一面,碍先生什么事?可自己就这么护短,别人一提“忠厚”自个儿便在心里接下半句——“是无用的别名”。

  多少次梦想,我能不能也来点“有用”?然而本性难移,这招牌怎么也扔不掉,不论你穿什么衣服,见面就有人来一句:“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忠厚人。”一本小书,请张贤亮先生作序,题目也是“老实人的老实文学”。在贤亮,是尽量地说好话,“抬”的意思,我心里却在想,完了,无用定了,看来这辈子没什么指望了。

  毛病看来出在骨子里,倒不是穿什么衣服的问题。能不能潇洒点儿,忠厚就忠厚,任凭别人说去?不行,秃子忌光,当一个人忠厚到无用时,已经是毛病,即使百分之百好心如贤亮,带出那个字儿来也让人忌。

  没办法,潇洒不起来。

  也有人用“忠厚”来形容西海固人。

  “西海固人还是忠厚”,或者“还是西海固人忠厚”。就那么几个字,翻过来掉过去,意思一点没有变。倘不是西海固人拾了钱包交还给他,而是谈论办事能力之类,你接下半句“是无用的别名”,大概不会错,虽然面子上像是表扬。

  这不是有意歪曲别人的好意,只要看看在什么时候用这两个字儿便明白。

  一位西海固人在自治区当了官,官儿不小,坐小汽车没问题,可他有时进城不坐,挤公共车。这事儿被几位非西海固人看在眼里,一位评论道:“老山汉当不来个官儿,官儿给他都不会当!”另一位知道我也是出生在西海固的,就忙打岔,怕我同乡观念重,听了会不高兴,笑笑,开释道:“西海固人都忠厚老实,不摆架子。”

  很巧妙,听起来有点像赞美了。

  进城该不该坐小汽车可以不论,不坐小汽车等不等于“无用”也可暂缓求证,但进城不坐小汽车者怕只该同志一人,何以一定要以个别代一般,由这么一件小事引发开去,将“无用”的帽子硬栽到全体西海固人头上?若说这位同志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似也说得过去,但他不会因为看到一个内地人或城市人在西海固干一般工作就下断语,说内地人、城市人无能,比西海固人差远了吧?为什么?只怕是他头脑里早就埋有西海固人无用的种子,碰到一个缝隙便钻出芽的缘故吧!

  还有一位西海固出来的年轻人,在城里工作,且有了一点小名气,碰到的便考查他的出身:“听说你是从西海固出来的,不会吧?”

  他觉得,“西海固”和“小名气”之间不应该有联系,先用一句“不会吧”恭维,将他与“西海固”分开,类似“文化大革命”时期划界限,仿佛“西海固”是地富反坏或“走资派”,边儿沾不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时,他诧异、迟疑着说:“哦,看不出来!西海固人都挺老实的。你祖上不是西海固人吧?”

  “界限”没划清,边儿沾定了,但还不死心。不得已而求其次,希望他“祖上不是西海固的”。

  看来他心肠很好,想把他从西海固拯救出来,无奈对方不领情,祖上事先没跑出来。

  两次拯救失败,他只得面对现实,摇头笑道:“不像,你实在不像西海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