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石舒清《西海固断想》(上)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09-15 09:08

 石舒清   
原名田裕民,宁夏海原人。已出版小说集《伏天》《苦土》《开花的院子》《暗处的力量》等多部。曾获鲁迅文学奖、《十月》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项。

西 海 固 断 想

  “西” “海” “固”这三个地方,无论就政治而言,还是就文化而言,都已被紧紧地焊接在了一起,以至于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间,只要你看到其中一个字,另外两个字就那么迅速而自然地飞来与之相依,与之共存。

  我总觉得他们像三个沦落于严酷环境里的弟兄,脚踏一域蛮荒,眼巡茫茫长空;不好高骛远,不俯首称臣 ;形貌粗陋,内里高洁 ;铮铮铁骨,不屈不从 ;牵心扯肺,一脉承传。

 

  我也总是有着这样一种体验,单独地拿出固原、海原或者西吉,总觉得有一种虚茫感和无助感,总觉得有着某种意义上的欠缺与不成立,但是在大野朔风的境地里将它们排列在一起密切在一起,立即便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亲情浓烈起来,一种完整的意义脱颖而出,一种自信和力量也就会得到不断的证实、喷涌与加强。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西海固大都是一份沉甸甸的重量。西海固是一个超出这三个字的更大的概念。

 

  西海固!

  再三地咂吧这种滋味,再三地觉知那份含量,再三地禁不住泪漫双眼。

  我们从骨子里来说已成了彻彻底底的西海固人,我们从肉体到精神都有着深刻的难以抹杀难以粉饰的西海固特征。

  我们一代又一代浸泡在苦难之中。

  就物质生活而言,我们确乎是挣扎于人类的最底层了。

  我们到任何一个城市里去,都让人家一眼看出我们身上严重的封闭与土著,由于我们落生在西海固,由于我们身上深刻的西海固烙印,似乎一切城市都与我们没有关系了。

  说真的,我到任何一个城市里去,都有一种强烈的陷身牢狱的感觉,我时时处处感到城市对我的排斥与敌意,我感到那些大楼对我的俯瞰与嘲弄,我感到那些繁华的陈设故意在我面前显露出冰凉的贵族气息。甚至一片树叶,因为它生在城市,又归宿于城市,因而在它那小小的脸上也有了一种不同于其他落叶的神情。

  我觉得城市是一面骄横、自大、善于夸张与歪曲的镜子,在它面前,我们已得不到客观的反映,城市只能以一种扭曲的形式反映被扭曲了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