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释读西海固历史的辉煌》下

来源:固原电视台 2017-10-10 17:41

  张 嵩  

   1963年8月生于宁夏固原,祖籍甘肃镇原。一九八零年代开始文学创作,著有散文诗集《遥远的岸》、诗集《散落的羽片》、诗词集《渐行渐远集》、散文集《温暖的石头》、评论集《诗化留痕》,编著诗文集《固原》等。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理事、宁夏作家协会理事、宁夏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宁夏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宁夏文史馆研究员。现供职于宁夏政协。 

释读西海固历史的辉煌 

  先秦期间,西海固地区六盘山一带就属秦地,秦惠文王最早铸行的货币“半两”等,在固原、彭阳等地就有发现,这种行笔粗放且不甚规范的古钱,钱体凸起,似圆非圆,却显得苍莽古拙,这是西海固土地上迄今发现较早的金属货币之一。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西海固的南部尽纳秦的版图之内,秦长城的修筑,更使这里成为“拒胡”的边陲重地。秦王朝虽统一了币制,但仍然铸行“半两”,规范的秦半两,制作精好,钱文系用小篆书写,遒劲挺拔,美观大方,一般直径都在3.2厘米以上,重约8克。两汉时期,“丝绸之路”的开通,西海固成为其必经之地,交通的便利,也带来了经济的繁荣。西汉早期铸行的“半两”及汉武帝之后改铸的以后竟延续了七百多年的“五铢”钱,至今随处可见,尤其是晶类繁多的“五铢”,存世数量很大,动辄出土干枚万枚,其中珍异之品常有所闻。我在宁夏彭阳县曾见过一枚玉质“五铢”,系手工刻凿而成,玉质光滑细腻,当属佩钱,象征着富贵。在宁夏固原一带出土的汉代钱币中,王莽新政时期的铸币占相当大的数量。其时王莽弄权,币制紊乱,铸行的货币繁杂,达十几种。1992年固原西郊出土的一个窖藏,几乎全是“莽币”,被当地人称之为“钱钞”的货币有干枚以上,货泉竟多达万枚,另有布泉、小泉直一、大泉五十、大布黄干数百枚不等。这些古币铸工精美,文字隽秀,皆为上乘之晶。单就货布来说,式样独特,如同一个直立的人形,生气盎然,其钱文是悬针篆,币文最长笔划达30毫米以上,宽度则不过0.3毫米,看上去细若蚕丝,却生动流畅,铸造工艺之高,后人也难以企及,难怪世称王莽为中国古代第一铸钱高手。彭阳古城汉墓曾出土“莽币”“一刀平五千”(亦称金错刀)、“契刀五百”十数枚,个个完整如新,这些异常的珍稀之品,形制优美,超乎常规,与众截然不同,使人见了确实有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之感受。一般是很少见到其真晶的,现都已流落他方,当地人再也难睹它的真面目了。王莽新政短短几年,四次改革币制,朝令夕改,废旧用新,造成“农商失业、食货俱废”,社会矛盾迅速激化,终于导致了其政权的覆灭。而其铸钱却精美绝伦,深受历代泉家青睐,不能不说这是历史开的一个玩笑。汉以后的历朝历代,西海固都作为重要边陲重镇之地,连年不断的战争,被掠夺的财富或供驻军给养的“兵饷”,流落下来的很多,间或经济的发展、边贸的往来也造成大量的古币遗世。唐钱“开元”、宋钱、清钱(元明多发行纸钞,铜钱铸量较小)多不胜数。八十年代末光在固原县城一次出土的北周“永通万国”精晶就有一百多枚,现在这种钱币已成稀罕之物。北周铸有“布泉”、“五行大布”、“永通万国”三种货币,统称“北周三钱”,钱文用玉箸篆,书体刚柔相济,颇具韵味,其铸工之精美,在当时已达巅峰状态。“北周三钱”在西海固地区出土频繁且数量较多,是与北朝时期固原就是北周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和军事重镇分不开的。

 

  现已被列人50名珍的钱币,如南朝“永光”、五代前蜀“永平元宝”、后蜀“大蜀通宝”、南汉“乾亨通宝”等在西海固都有出土,我也有幸目睹了其中的一些实物。这些被湮没了上千年的珍贵之物,重见天日,又被人们玩于掌股之间,而随着时事变迁、人物变化,其命运不知又将如何,不免使人感叹。

  西海固地区在历史上是宋与西夏交界对峙的地方,时有战争,时有交往,故西夏钱币在这里也多有窖藏发现。固原头营乡、海原李旺乡曾出土有西夏“屋驮文”钱币。西吉县红耀乡八十年代中期出土一批西夏铜钱,其中有一枚“元德通宝”极罕见,国内仅存数枚,现在 存于被誉为“华夏钱币收藏第一县”的西吉县钱币博物馆,供人们观赏。西夏钱币铸工精整,不亚于宋钱。其经济最繁荣时期铸行的“天盛元宝”,出土量最大,余者十余种钱币很稀有或绝少,偶尔见于北方的内蒙古及陕西、甘肃、宁夏,这与西夏疆域的局限性有很大的关系。今天所见到的“元德重宝”、“大德元宝”等无一不是伪晶。出土量很少的西夏钱币,现已成为研究这个神秘王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一种重要实物资料。

 

  说到古钱币的保护,西吉县文管所尽了最大的努力。1996年在西吉建成了西海固地区第一家钱币博物馆,共收藏展出历代钱币3千多种若徜徉于其中,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过去,历史的烟云依稀浮于眼前。你可从一枚枚锈迹斑斑的古钱币身上,联想到改朝换代的血腥、刀光剑影的厮杀、巧取豪夺的卑劣、军阀割据的残暴;也可以了解到古代经济发展的某些痕迹,历朝军事斗智的一些谋略;更可以从中领略到包含在古钱币中的美学、艺术的享受和民间习俗风情。特别是书写在古钱币上的文字,真、草、隶、篆,各臻其妙。另有少数民族文字西夏文(屋驮文)、蒙古文、满文,更是不拘一格,争奇斗妍,其间不乏艺术水准很高的杰作。如唐初欧阳询制词并书写的“开元通宝”,隶书文字端庄凝重,结构妥贴,开创了我国钱币以“元宝”和“通宝”相称的先河,成为后世制钱的楷模。北宋徽宗皇帝把独特的瘦金体也用于钱文之上,御书“大观通宝”、“崇宁通宝”,铁划银钩,飘逸劲挺,为古今一绝,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西海固的历史是古老而漫长的,历史积淀下来的历代精美之品灿若星辰,各具特色,它们都属于西海固这片黄土地  ,是西海固古代政治、经济、人文、地理最逼真、最直接的实证。也许,很多精致稀贵的物品能留存至今与西海固近代开发较迟有很大的关系,但也使这些历史的馈赠之物避免了更早地遭到掠夺和破坏。这是一种幸运,同样也蕴藏着不少危机,近年出土的珍贵钱币大量外流,就说明了这个问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固原民族师范出土的一批唐乾元重宝连体钱,都是未经锉磨的毛胚,其形状独特在国内独一无二,而其十之八九都流向外地,使我们痛失了研究当时可能在固原设立钱监铸币的珍贵实物资料。

  不论怎样,古钱币是历史播洒在西海固这片土地上的尤物,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会越来越少。让我们像珍视自己的人格一样去珍视它吧。不管妥当与否,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古钱币鲜明的个性所包容的综合的历史价值,就是我们这片古老而炽热的土地上文明人格的物化及其真实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