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范泰昌《雨中须弥》(一)

来源: 2018-01-04 10:38

 

  范泰昌 

  宁夏固原人,学者。已病逝。 

   

  须弥山石窟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以后,考古学家、文化部门的领导同志,来固原的人日渐多起来了。而且他们到固原的目标很单一,就是登须弥山,看石窟。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陪客人上山。而每次登山,都不感到勉强,总有一种新鲜感。

  须弥山,这不是一座平常的山!它是一座蕴藏着无数古代珍贵石雕的艺术宝库,是一册展现古代中华民族智慧和毅力的影集,是一部记载发生在祖国大地上真实往事的天然教科书。你来到这里,有振奋,有凄楚;有惊呼,有叹息 ;有赞美,有斥责。去一趟须弥山,就像上一堂历史课,读一页华夏青史。

 

  我的这些感觉,在前不久陪北京画院画家王文芳同志的一次登临中最为强烈。

  这是四月的一天。吃过早饭,天像是要下雨。云低低的,光线也很暗,从南方归来的燕子掠着马路飞行。当我看清文芳同志的时候,他已整装待发,一手提着画夹,一手抓着小汽车的门把。小汽车后面停着一辆“小面包”,十几名参加文芳国画讲座的美术学员已经坐等多时了。文芳看见我后,把手一挥,喊道:“快上车!时间不早了!”我一边往车前跑,一边用手指天空 :“老天爷恐怕不让我们上山了,怎么办?”“你快上车吧!”他不容分说,微笑着一把将我推上了车。车开动以后,他又接着说: “搞事业不吃点苦头还行?下雨怕啥?下雨才有特点呢!能画《风雨衡山》,就不能画雨中须弥山吗?”他说的《风雨衡山》,那确实是幅好画,我在文芳个人画展中看到的,悠远、苍翠、雨意蒙蒙。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过了三营,雨就下起来了。不过不大,是毛毛雨。

  我们先在公路边的大佛下面停了车。这是须弥山的门户。整个一座山的剖面被大佛占去了。文芳同志双手叉腰,仔细仰望了一阵大佛。随后,掏出速写本,迅速地画了起来。学员们都有先见之明,他们大多都拿着雨伞。不知是谁早已把伞撑在了文芳的头顶,其他学员也三三两两地搭着雨伞在文芳同志四周。文芳一边画着,一边给学员们讲着,城里的课在这里又继续了。七八把五颜六色的现代雨伞在大佛脚下移动着,远看起来,像飘流的花朵,给幽静而古老的山坳增添了活力。

  画完大佛,文芳同志也不管下雨,在四周走起来了。他跨过公路,向山下的沟里望了望,神秘地一笑,就顺着小路下去了。我以为他要找厕所,就没有在意。可过了半个多钟头,还不见他上来,我猛然想起这沟里经常有塌方,何况正在下雨,我顿时出了身冷汗。当我把担心告诉学员以后,学员们飞也似的下了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