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笔下的固原】范泰昌《雨中须弥》(二)

来源: 2018-01-04 10:40

 

  范泰昌 

  宁夏固原人,学者。已病逝。 

   

  

雨中须弥 

  转过一道弯,又转过一道弯,我们沿着沟底小溪向上寻找,河水溅湿了我们的裤脚,饮水的灰鸽被我们惊起一群一群。文芳同志终于清晰地出现了,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头一低一抬地,聚精会神地画着。他看见我们来了,高兴地停住笔,用手指着对岸的山岩说:“你们看,这是罕见的山岩断层。直、折、弯、勾,国画里各种石头的画法这里都有呈现实体。我走了不少地方,还没有见过这样完整、复杂的岩层。你们这里将来一定会热闹起来的!”他又画起来了,头上流下晶莹的雨珠,脸上闪出兴奋的光彩,学生们的雨伞很快又把他围了。但经他刚才这一说,我也仔细地观察起这看来平常的岩石了。那几十丈高的峭壁就像刀切的一样。横向的岩层从顶上一直排列到沟底。由于红、黄、绿、蓝、黑、白、紫七色交错相隔,岩石的层次非常清晰,特别那雪白色的一层,看起来最显眼。

 

  噢!我猛然想起了!海原县1920 年发生过世界上最大的地震,而这里正是海固交界处。宁夏回族自治区科委的一位同志曾经对我说,须弥山断层是研究地震的珍贵资料,不但在我国,就是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说这岩层完整而典型地把当年地壳的变化保存了下来,可能以后国际上还要派地震考察团来。我当时觉得这只是地震科研问题,与自己搞的文化工作关系不大,所以过后也就忘了。没想到这断层,今天竟如此地打动了艺术家的心。

 

  从沟里上来,整个一座须弥山被雨雾的轻纱遮住了。云很低,把山头裹在自己的怀里,也淹没了山脚,唯独把大佛显在外面。大佛面带微笑,沉静安详,头顶洒下万道银丝,远望去,真是从西天飘然而来。这时,文芳和学生们又埋头作画了。

  雨水终于使我们离开了大佛,向须弥山北面的第八窟进发。这是须弥山几十个石窟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一个。窟深十五六米,前沿高三四丈,是天然的避雨场所。我们一拥进到了窟里。

 

  窟内有四五尊两丈多高的坐佛,还有八九尊站立的菩萨。文芳一边用手绢擦着额上的雨水,一边仔细端详着这些石雕。当他的目光转向石窟门前右侧的一尊站立的菩萨时,他突然发出了一声感叹:“这不是中国的维纳斯女神吗?”菩萨丈余高,女性造型,凡来须弥山考察的专家,没有不赞美她的!石雕由粗糙的红砂石凿成。身上的衣着不多,其他部位都清晰地裸露了出来。整个身躯形成柔和的“S”形曲线。右臂向上翘着,右手做出了兰花指,特别那小指的一挑,让人窥见了女菩萨细腻的柔情。菩萨的左臂丰润地垂了下去,可是,再往下看,视线就断了,小臂没有了,肘关节处露出红砂石的茬子。

 

  在石窟的右角,我指给文芳看一块约两立方米大的石头。他仔细观察了一番,才看清这是一尊大石佛的头。佛头离开了佛身,仰面躺着,但脸上仍然浮现着佛像共有的慈祥与宽容的微笑。佛身还残留在窟壁,脖颈断裂的茬子很齐,像一个磨盘,直径足有一米。宽阔的胸脯上有许多用钢钻打成的眼子。破坏太严重了,自然的风化不要说,又经过五八年这山下修水库、六六年破“四旧”、七四年民兵瞄准石佛搞军事演习,须弥山一千多尊石佛完整无缺的已经找不到了。